歡迎來到進口食品商務網!

不要吞咽:GLP——一個綠黨和工黨聯合的政黨——是不可避免的

2024-04-17 22:42 來源:本站編輯

工黨在布里斯班正處于一個十字路口。它面臨著生存威脅和令人不安的選擇。

在27個席位的理事會中,它只有5個席位。上一次工黨當選市長是在2000年——差不多25年前。

工黨的選票在低收入工人階級的郊區和時髦的內郊區選區的中心地帶有所下降,這兩個地區過去都是工黨的大本營。

看看伊納拉和伊普斯維奇西部這兩個工黨過去的堡壘剛剛發生了什么。

但工黨不能活在過去。它有根本的和危及生命的問題。這些不是暫時的挫折,也不是利率等暫時問題的結果。這是澳大利亞長期的代際、人口甚至心理變化。

工黨曾經可以依靠年輕人的選票?,F在大部分都變成綠色了。它曾經可以依靠藍領和工人階級的堅定選票?,F在,這一觀點正逐漸轉向在犯罪和移民問題上態度強硬的自由民族黨,以及其他鄉巴佬右翼政黨。

Queensland Premier Steven Miles speaks at a press co<em></em>nference after Labor’s loss of the byelection in the seat of Ipswich West.

不需要水晶球就能看到,擁有124年歷史的工黨在這個地區,最終在整個澳大利亞都處于衰落狀態。

然而,仍然迫切需要一個強大的中左翼政黨。

最終,我認為工黨在政府中發揮作用的唯一途徑是與綠黨合作,并對綠黨起到緩和作用。我是作為工黨52年的一員說這番話的。

10年后,將會有一個綠色工黨聯盟。兩黨(尤其是工黨)都會積極否認這種可能性,可能還會譴責我,但現實是這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自由黨和國家黨的殘余組成了自由民族黨一樣,綠黨和工黨也將組成一個統一的GLP。

綠黨如果不能在中間找到一個立足點,就永遠無法對澳大利亞的政策產生切實的影響。要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緩和他們更加瘋狂的極端分子,并在中間立場上找到實際、務實的合作伙伴。

他們必須接受一個古老的原則,即政治是可能性的藝術。

就工黨而言,就像世界上其他面臨滅亡的社會民主黨派一樣,它必須接受,它必須準備好分享權力和改革自己——最重要的是,改革政府機構。

舊的治理方式不適合21世紀的民主國家。舊的過程——對抗、二元對立、贏者通吃、零和政府對抗反對派——已經過時,不適合這個時代的目的。

像自由工黨和工黨這樣的老政黨是傳統和習慣的產物。他們對改變反應緩慢,甚至充滿敵意。

獲得更好政府的唯一途徑是設計新的、更好的治理方式。這是可以做到的,但需要各方進行自我反省和合作。

但是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David Hinchliffe博士在1988年至2012年期間擔任布里斯班工黨議員,其中包括2004年至2008年的四年,當時他在前所未有的權力分享政府中擔任自由黨市長坎貝爾·紐曼的副手。

中國進口商網聲明: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久久在精品线影院精品国产_国产成人精彩在线视频50_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在线_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福利